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统计快讯 > 统计分析

创新对浙江经济增长和就业增收的影响分析

发布日期: 2017-10-11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五大发展理念”,排在首位的就是“创新发展”。2016年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的主题就是创新、活力、联动、包容,创新也是排在首位,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突出强调,“创新是从根本上打开增长之锁的钥匙”。 

  近年来,浙江省委省政府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坚持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把创新目标锁定在全国第一方阵、把科技创新作为需要补齐的第一短板,出台了一系列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政策举措和行动计划,经过全省上下的努力,取得了积极成效。 

  本调研课题主要从统计调研成果来综合反映科技创新、企业创新对浙江经济增长、新增就业和居民增收的影响,分析创新领域的短板,提出针对性的对策建议。 

  一、创新发展主要成果 

  2013年,省委十三届三次全会提出,到2017年努力实现全省R&D经费支出额、研发人员数、发明专利授权量、规模以上工业新产品产值、高新技术产业产值、技术市场交易额、高新技术企业数和科技型中小企业数等“八倍增”,科技进步贡献率、全社会劳动生产率“两提高”目标。2016年,省委十三届九次全会《中共浙江省委关于补短板的若干意见》把抓科技创新作为必须补齐的第一短板;省政府印发了《加快推进“一转四创”建设“互联网+”世界科技创新高地行动计划》,全面驱动“创新大平台、创新大项目、创新大团队、创新大环境”四个轮子,创新主体、创新投入、创新平台、创新成果等持续增长,质量明显提高。2017年,省委、省政府提出要围绕率先建成创新型省份和打造“互联网+”世界科技创新高地目标,坚持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加快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钱塘江金融港湾和中心城市科技城建设,大力规划建设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的特色小镇。 

  据《中国区域创新指数报告(2016)》,浙江区域创新能力列江苏、广东、北京和上海之后连续居全国第5位,国内科技综合实力(综合科技进步水平)列上海、北京、天津、江苏和广东之后居全国第6位。据2016年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评估报告,浙江省信息化发展指数达95.89,仅次于北京、上海,居全国第3位、省区第1位;两化融合发展指数为98.15,仅次于广东,居全国第2位。 

  经测算,2016年全省以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特征的“三新”经济增加值为10824亿元,按现价计算,比2015年增长15.1%,高于同期GDP[1]现价增速6.6个百分点。“三新”经济总量占全省GDP22.9%,比重比上年提高1.3个百分点,对GDP现价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8.6%。其中第一产业中“三新”经济增加值479亿元,占第一产业增加值的比重为24.3%;第二产业以工业为主,“三新”经济增加值5679亿元,占比26.8%;第三产业“三新”经济增加值4667亿元,占比19.4%,第三产业中比重较高的行业分别为批发零售业(电子商务)、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三者占三产比重超过60% 

 

  1.创新投入稳步增长,创新主体不断增加。浙江R&D经费投入总量于2015年首次突破千亿大关,2016年达到1131亿元,列广东、江苏、山东、北京之后居全国第5位,比2010年增长1.3倍,年均增长14.8%R&D经费与GDP之比为2.39%(老口径为2.43%),老口径列北京、上海、天津、江苏、广东之后居全国第6位,省区第3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35个百分点,年均提升0.11个百分点。各类企业对R&D经费投入增长的贡献率(95.8%)高于科研机构(4.0%)、事业单位(1.5%)和高等院校(-1.3%)。 

  R&D人员总量稳居全国第三。2016年,全社会R&D人员达37.7万人年,比2010年增加15.3万人年,“十二五”以来R&D人员总量稳居全国第三位。每万名就业人员中的R&D人员达100.1人年,比2010年增加38.6人年,年均递增6.4人年。经济总量大的地区R&D人员投入较多。2016年,11个设区市中R&D人员投入量排序与GDP排序基本一致,杭州、宁波、温州、绍兴、嘉兴的R&D人员投入均达3万人年以上,5个市占到全社会投入总量的74.9%。杭州、宁波、绍兴、湖州和嘉兴等市每万名就业人员拥有R&D人员高于全省平均水平(见表2)。在“四换三名”“千人计划”“万人计划”“领军型创新创业团队引进培育计划”“浙商回归”“百校千企”等政策和重大人才工程实施和引领下,倾力打造最优创业创新环境,小微企业创业创新活力得到充分释放,以“阿里系、浙商系、高校系、海归系”为主体的创新创业“新四军”正在迅速崛起,逐渐成为“双创”的中坚力量。 

  2.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快速增长,质量提高2016年,专利申请量为39.3万件,比2010年增长2.3倍,其中,发明专利申请量9.3万件,占比从2010年的14.9%上升到201623.7%专利申请量为22.1万件,比2010年增长93.2%,其中,发明专利授权量26576件,比2010年增长3.1倍,占比从2010年的5.6%上升至2016年的12.0%,发明专利授权量居全国前五。 

 

  3.企业创新能力不断提升。据2016年度对68075家企业的创新调查,其中,开展创新活动的企业为32189家,占47.3%,比重比2013-2014年的企业创新调查[2]提高0.2个百分点。成功实现创新的企业29895家,占全部调查企业的比重为43.9%。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开展创新活动的企业24576家,占61.3%,比重比2013-2014年提高5.3个百分点;成功实现创新的企业22443家,占55.9%,比重提高3.4个百分点;实现产品创新、工艺创新、组织创新和营销创新的企业6743家,占16.8%,比重提高3.2个百分点。大中型企业开展创新活动和成功实现创新的企业比重较高(见表4)。年末境内上市公司329家,累计融资7484亿元。 

 

  4.创新发展平台建设全面推进2016,新建科技创新平台2个,累计达86个,加入服务层企业6万余家。新建省级重点实验室10家,累计231家;新建国家重点实验室1家,累计13家;新建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3家,累计78家,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累计14家。有国家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107家(含分中心);省级企业研究院627家,省级高新技术企业研究开发中心2943家。新认定高新技术企业2595家,累计9474家。新培育科技型中小企业7654家,累计31584家。技术市场合同成交额为198.4亿元,比2012年增长1.4倍。全力打造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加快未来科技城、青山湖科技城、宁波新材料科技城、嘉兴科技城、舟山海洋科学城建设,支持温州浙南科技城、金华国际科技城加快建设,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根据各自特色、科技发展特点,布局建设科技城,大力推进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创新平台建设加快推进。 

  二、创新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和贡献 

  近年来,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科技进步贡献率呈现逐年提高态势(见表5)。 

  (一)创新促进经济转型升级 

   1.八大万亿产业加快发展,比重上升。近年来,省委省政府提出大力发展信息、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业和文化产业,推进各产业融合互动、业态创新,加快形成以八大万亿产业为支柱的产业体系。信息经济核心产业总产出和金融产业总收入已连续三年超万亿,2016年分别达1433813142亿元,文化及相关特色产业总产出10827亿元。从增加值看,信息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4157亿元,比上年增长18.5%按现价计算,下同)GDP8.8%比重比上年提高0.9个百分点,GDP的现价增长贡献率达17.6%文化及相关特色产业增加值3233亿元,增长13.1%,占GDP6.8%,比重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对GDP的现价增长贡献率达10.2%。健康产业增加值2263亿元,增长12.6%,占GDP4.8%,比重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旅游产业增加值3356亿元,增长12.7%,占GDP7.1%,比重比上年提高0.3个百分点。金融产业增加值3298亿元,占GDP7.0%在规模以上工业中,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制造业增加值比重比上年分别上升1.20.8个百分点。 

 

  :表中产业增速为现价增速,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可比价增速。由于今年GDP和产业核算中包含了部分研发支出费用,口径与去年不同,表中增速为同比口径。金融产业总产出为总收入。文化及相关特色产业2016年执行《浙江省文化及相关特色产业行业类别(试行)》(浙统函[2016]184号),口径范围与2015年不同。 

  2.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区等增加值和投资比重提高,对经济增长贡献增大。2016年,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中,高新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比重分别为40.1%38.8%,比重逐年提高;战略性新兴产业比重为22.9%。高新区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2亿元,比上年增长20.1%,占规模以上工业的20.3%,比重比上年上升2.3个百分点。 

  :按行业法计算的高新技术产业新口径从2014年开始施行; 本表数据为快报口径。 

  3.服务业结构不断优化,新兴服务业行业发展迅速。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和高技术服务业比重不断提高2016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等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增加值占第三产业的30.4%,占GDP15.5%,近年来比重逐年提高,分别比2013年年均提高0.50.6个百分点。规模以上高技术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5336亿元,比2013年增长1.1倍,占规模以上服务业的50.5%比重比2013提高12.0个百分点。科技服务业营业收入6291亿元,比上年增长27.4%。细分行业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最快,营业收入4297亿元,比2013年增长1.3倍,占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的40.6%,比重比2013年提高12.4个百分点 

  4.现代农业创新发展,新型经营主体、经营方式、新业态加快形成,成为农业的新增长点。2016年农业科技贡献率达62%以上。2016年,累计建成粮食生产功能区9131个,面积760万亩现代农业园区818个,总面积516万亩,其中,现代农业综合区107个,主导产业示范区200个,特色农业精品园511个。2016年,农业产业化组织5.5万家,农业龙头企业7600多家,销售收入3500多亿元。经工商注册登记的家庭农场2.9万家,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率达53%。农业领域“机器换人”进程加快,高性能机械逐步取代传统机具。 

  (二)创新对工业生产和效益增长的贡献大幅提升 

  近年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有创新活动的企业不断增加,从2011年的12986家增加到2016年的24576家,创新企业比重从37.8%上升至61.2%。从创新企业与非创新企业的对比分析可见,创新企业生产和效益质量均明显好于非创新企业,是工业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1.创新有助于企业提质增效。2016年主要经济指标对比看,创新企业亏损面为9.8%,低于非创新企业7.9个百分点;创新企业资产比上年增长9.4%,而非创新企业下降3.4%;创新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增长8.7%,而非创新企业下降10.5%;创新企业利润和税金总额分别增长20.6%8.9%,而非创新企业分别下降8.3%3.8%;创新企业科技活动经费支出16.2%,而非创新企业下降43.2%;创新企业工业增加值率为21.4%,比非创新企业高2.3个百分点。2011-2016年,创新企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一直高于非创新企业2个百分点左右,2016年更是高出3.3个百分点。 

  2.创新有助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新产品研发和生产成为企业新增长点。2011-2016年,创新企业新产品产值率平均为37.4%,比非创新企业高25.2个百分点。2016年创新企业新产品产值率达42.8%,比非创新企业高36.9个百分点。 

  3.创新对工业生产和利润增长的贡献作用十分明显。从新产品产值对工业总产值的增长贡献来测算,创新企业新产品产值增长贡献率由2011年的36.9%提高到2016年的73.7%,新产品生产是工业增长的主要源泉。从创新企业对规上企业的生产和利润贡献率看,2016年,创新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占规模以上工业的64.6%,比重比2011年提高25.8个百分点;创新企业利润占规上工业的87.7%,高于主营业务收入比重23.1个百分点,对规上工业利润增长贡献率达108.0%。创新成为工业生产和利润增长的主要动力。 

  (三)新业态、新模式等对服务业的增长贡献不断增强 

  平台经济、分享经济、协同经济等新模式广泛渗透,线上线下融合、跨境电商、社交电商、智慧家庭、智能交通等新业态不断涌现。据国家统计局反馈资料,2016年,我省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6799亿元,比2013年增长1.6倍,年均增长36.9%,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从2013年的15.9%提高到30.9%据省商务厅资料,2016年,电子商务交易额突破3万亿元,网络零售额突破万亿元,达10307亿元,均稳居全国第2位;网络零售额比2012年增长4.1倍,年均增长50.2%列入全国电子商务百强县、淘宝镇、淘宝村的数量分别为4151506个,均居全国第一。拥有全球最大的中小企业电子商务平台、网络零售平台,建有电商产业基地301个,网络零售活跃网店超过87.9万家。电子商务支撑服务体系逐步完善,物流配送能力持续提升,2016年,快递业务量59.9亿件,快递业务收入541亿元,分别居全国第2位和第3位。 

  共享单车、网络约车、在线医疗、远程教育、网上银证保交易等新型服务模式拓展了消费领域。至2016年末,浙江省医院预约诊疗服务平台接入医院260家,注册用户600多万人,预约总量超过2700万人次,预约成功率70%以上。集休闲、购物、餐饮、娱乐为一体的城市综合体快速发展。2016年经国家认定的城市商业综合体55家,实际营业面积328.9万平方米,从业人员8.8万人,实现销售额333.6亿元,比上年增长17.4%,租金收入29.5亿元,增长19.7%农家乐不断创新升级为民宿和乡俗旅游,成为农民增收的途径。2016年,全省农家乐经营村点达3484个,接待游客2.8亿人次。 

  三、创新对就业和居民增收的影响 

  随着创新驱动战略的推进,浙江就业结构发生积极变化,高端产业就业比重上升,人均劳动报酬不断提高。 

  (一)新产业发展促进就业和增收 

  1.新产业发展促进就业人数增加。旅游、节能环保、信息经济、金融、文化和健康等产业新增就业人数较多,2016年与上年相比,分别增加19.38.47.35.34.24.0万人。从2016当年就业弹性和近3年均值看,金融、节能环保、旅游、信息经济、文化等产业的发展对就业具有正向拉动效应。 

  2.新产业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和提高幅度基本高于全省平均水平。2013-2016年,金融、文化、信息、健康、高新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均高于全社会平均水平,除健康产业外,上述其余产业平均工资增加额均高于全社会增加额。 

  注:旅游产业的平均工资无法计算。 

  3.新兴服务业就业吸纳力强,工资水平也相对较高。2016年,服务业从业人员1512万人,比2010年增加268万人,占全部从业人员的比重从34.2%提高至40.2%;而同期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从业人员分别减少11628万人。从服务业内部行业看,2016年就业增速居前的行业分别是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25.8%)、科技研究和技术服务业(17.2%)、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13.7%)、金融业(10.0%)、文化、体育与娱乐业(8.0%),均高于服务业平均水平(5.2%),就业弹性系数分别为0.971.160.972.560.79高于服务业平均水平(0.54就业增速较快的行业基本是工资水平较高的行业。2016年就业人员的年平均工资看,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92223元)、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75434元)、金融(127849元)、文化体育与娱乐业(62757元)等行业的平均工资均高于全社会平均水平。 

  4.产业的创新升级吸纳了大量高学历人才与之匹配。2016年规模以上及非私营单位工资统计数据显示,制造业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人员占比为19.9%,比2010年提高5.9个百分点;服务业就业人员中,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占比为58.5%,提高3.1个百分点。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和金融等行业的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占比分别为87.1%34.4%75.2%,提高6.97.61.3个百分点。随着“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渗透,批发零售业对大学生的就业吸纳力有所增强,2016年,该行业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占比为45.7%,比2010年提高10.0个百分点。 

  (二)创新研发企业的就业增速和工资较高 

  2016年,有研发活动的企业吸纳从业人员比上年增长5.6%,高于全社会从业人员平均增速(0.7%4.9个百分点;有研发活动的企业平均工资也高于全社会平均工资。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创新企业的从业人员比2013年上升4.1%,而非创新企业下降28.1%;创新企业从业人员平均工资56193元,高出非创新企业5105元。 

  (三)创新创业带动就业效应明显 

  加大以“最多跑一次”改革为重点的“放管服”改革力度,创业主体持续增长。至2016年末,在册市场主体528.6万户,与2011年相比,五年净增206.9万户,增长64.3%;其中,企业168.4万家,增长94.5%;个体工商户352.9万户,增长53.1%平均11个人中就有一位业主,平均30个人拥有一家企业。每万人拥有市场主体946家,拥有企业301户,市场主体总量居全国第四,人均市场主体拥有量居全国第一。据大城市劳动力调查数据,2016年有24.9%的从业人员选择了自主创业或与家人一起创业,其中高校毕业生选择创业的有9.3% 

  (四)新商业模式成为就业新渠道 

  电子商务、网络约车、在线医疗、农家乐等新型服务模式成为就业新渠道。2016年,电子商务直接解决就业超过233万人,间接带动就业超过603万人。2016年底,全省“四上”单位中快递服务业从业人员同比增长9.8%。滴滴、优步、神州、易到、曹操等网络约车平台登记备案人车众多。农家乐经营农户已达1.9万户,比上年增加0.3万户,从业人员16.6万人,同比增长1.8万人。  

  四、创新领域的短板及对策建议 

  (一)创新领域的短板 

  1.创新投入强度与发达国家和省份存在差距,投入结构有待优化。尽管近年来浙江创新投入不断增强,但与美、日、韩等国家相比,差距较大。2016年,浙江R&D经费投入强度为2.39%GDP老口径为2.43%),而美国、德国和日本2014年就达到了2.74%2.90%3.59%,韩国更是达到了4.29%。与国内发达省份比较,差距也存在。2016年,浙江财政科技投入规模(269亿元)低于江苏(382元),更低于广东(742亿元),R&D经费投入低于广东、江苏、山东和北京,GDP老口径R&D投入强度低于广东、江苏、山东、北京和上海。杭州R&D投入在浙江11市中为最高(346亿元),但仍低于深圳(843亿元)、苏州(426亿元);R&D投入强度(3.13%)低于深圳(4.32%)。 

  注:其他国家数据为2014年数。 

  从结构看,我省R&D经费投入在价值链的高端领域不多,基础领域、关键领域和前沿领域的研发能力有待加强。2016年,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经费投入增速(4.7%)低于全社会R&D经费增速7.1个百分点,占比(6.5%)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5.5%),更低于发达国家水平(发达国家20%以上的研发投入用在基础研究)。从地区看,11个设区市的R&D投入差距虽逐年有所缩小,但仍较明显。2016年,R&D经费投入最多的市是投入最少市(丽水14.9亿元)的23倍,R&D经费相当于GDP的比重最高市是最低市(丽水1.24%)的2.5倍。 

  2.新产业比重不高,产出效率仍然不尽理想。尽管近年来新产业占比逐步提高,但规模仍然偏小。2016年,规模以上装备制造业和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分别为38.8%11.5%,分别低于江苏7.07.8个百分点,低于广东1.416.1个百分点,其中高技术产业比重甚至低于全国平均(12.4%)。高技术制造业营业收入占全国的比重为3.9%,低于山东(8.0%),更低于江苏(19.9%)和广东(24.8%)。新金融占金融业比重为15.2%,且多以小企业为主,金融业占GDP的比重低于全国1.9个百分点。新产业规模的偏低制约着产出效率。2016年,浙江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为11.4万元/人,低于全国平均(13.2万元/人)、广东(13.6万元/人)、江苏(16.5万元/人)。浙江工业投资效果系数(工业增加值现价增量/同期工业投资额)为8.3%,处于全国平均水平,低于广东(11.6%)。 

  3.创新人才缺乏。人才缺乏是制约创新发展主要因素问题之一。从研发人员硕博比例看,2016年,浙江为12.9%,虽比上年的11.8%提高,但明显低于山东(16.2%)、江苏(16.3%)和广东(17.8%)。从“两院”院士人数看,浙江也偏少,2015年,浙江为39人,低于江苏96人、广东的49人,居全国第9位。2016年的企业创新调查结果显示,影响技术创新的因素较多,包括人才、成本、技术、资金等,但选择人才缺乏或人才流失的企业占比最高,为36.1%,比2013-2014年扩大2.9个百分点。 

  影响企业创新的主要阻碍因素

 

 

  尽管企业在激励人才方面采取了许多措施,但较多采取的是增加工资或奖金、提供升职机会或进行岗位调整等手段,缺乏长效的激励机制,比如奖励股权或者期权。企业创新调查结果显示,2016年,在采取相应激励措施的企业中,92.4%对员工采取了增加工资或者奖金的措施,81.2%对员工采取了岗位调整或升职机会的措施,72.4%对员工采取了培训或深造机会的措施,31.4%对员工采取了汽车住房等物质奖励的措施,只有27.1%对科技人员采取了发放股权或期权的措施,仅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14.9%。长效激励的缺乏,不利于人才的长期稳定。 

  4.创新政策落实力度有待加强,创新激励机制不够完善。企业创新调查结果显示,10项创新政策中,只有2项政策实施效果的企业家认同度超过50%,有的政策实施效果认同度只有1/3,相当比例的企业认为创新政策实施效果不明显或无效果。究其原因:一是因为政策受益面不高,企业家反映“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减免政策”受益面狭窄;二是政策知晓度不高,不少企业家表示“不知道此政策”。调研也发现,政府的部门之间、上下之间、部门与企业之间,政策的协调和匹配性还需进一步提高。如因各地之间的配套政策不衔接,创新券跨地区难以使用,政策效果大打折扣;如在申请研发经费加计扣除减免税的过程中,部分县(市、区)由于本级财政税收的制约,无法对全部研发企业进行减免;如各地政府给企业的扶持资金、研发补贴、奖励资金等相关补贴费用以事后补助居多,需上缴税费,补贴的“含金量”打了折扣,扶持力度也打了折扣,企业的积极性受到影响等。 

  (二)对策建议 

  1.不断完善浙江特色的区域创新体系,从顶层设计消除创新的制度壁垒。指导各地完善政策,关注和鼓励技改投入和软投入,提高竞争力。加强部门间创新政策的配套和协调,最大程度减少政策间的矛盾,避免政策内耗。扎实推进税务体制改革,尽快开展将政府创新补贴和扶持资金纳入企业“不征税收入”范畴的研究,不断激发企业的创新活力。更加关注初创企业和“种子”企业的发展,在政策上给予更多倾斜和扶持,通过无偿资助,贷款贴息、本金投入等降低企业创新成本,特别是对创新失败准备再创新的中小微企业进行财政补贴,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提高企业的创新成功率。 

  2.继续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完善创新平台,提升创新服务能力。一是继续推进政府简政放权工作,推进“最多跑一次”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降低门槛,让更多企业能够便捷享受创新政策带来的益处。二是完善创新政策信息共享平台,加强政策解读和宣传,提高政策知晓率,真正让企业对适合创新的政策敢申请、会申请、能申请、愿申请,并建立跟踪监测机制,减少企业创新阻碍。三是加大对“双创”支撑平台的引导和扶持,建设一批高水平、专业化的众创空间和孵化器,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氛围,为企业提供管理咨询、技术推广、营销策划、法律援助等优质服务。 

  3.进一步推动人才新政的落实,强化创新驱动支撑。人才是创新的重要基础和推动力。按照浙江人才新政要求,加强人才队伍建设,采取多种措施吸引、留住和培养创新型人才。一是充分利用“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省151人才工程”等政策措施,引进和使用海内外高层次创新领军人才、拔尖人才和创新型紧缺型人才。二是要完善人才激励机制。充分利用增加工资或奖金鼓励、岗位调整或升职奖励、培训或深造奖励、分配股权和期权等方式方法,最大限度地调动和激发人才创新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三是加快创新人才的培养。深化教育体制改革,全面实施高等教育强省战略,把加快高校建设与我省产业发展的需求结合起来,努力为我省产业创新发展输送一流人才。 

    

                                            课题组负责人:王美福 

                                            题组成员:傅吉青  黄洪琳  汪维薇

                                                        蔡思中        

                                                           王华山     

                                                        赵蓓蓓  郭慧敏     

                                                           叶鑫潮  吴圣寒 

                                                        李冠宇 

                                                  笔:傅吉青  黄洪琳      

 

 

  


  [1]2016年起GDP含研发支出,口径与往年不同。 

  [2]第二次全国企业创新调查的内容是2013-2014年两年间企业的创新基本情况,其中,企业创新各类占比指标反映的是2013-2014年两年的数据,财务相关指标为2014年数据。从2016年开始,创新统计调查改为年度调查,所有数据均为当年数据。 

【打印】 【关闭】 【信息来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