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 12330000727183266J/2021-21290 主题分类: 统计
发布机构: 省统计局 公开日期: 2021-08-10
文  号: 有 效 性:

GDP与绿色GDP、GEP和自然资源价值量关系研究

发布日期: 2021-08-10 18:07:20 信息来源: 省统计局 访问次数:

近年来,我国生态文明建设顶层设计日趋完善、制度建设纲举目张,推动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在此背景下,作为量化生态文明建设重要抓手的绿色核算迫在眉睫,GEP1](生态系统生产总值)、绿色GDP和自然资源价值量等绿色核算指标在媒体报道、政府文件中高频出现,并常与GDP进行比较,但几个指标概念混淆、关系不清等问题凸出。本文通过通俗的语言,对GDP与绿色GDP、GEP和自然资源价值量的关系进行研究,以避免社会各界对相关概念的混淆,促进政策规划的制定更加有的放矢。

一、指标的概念及范围

厘清GDP、绿色GDP、GEP和自然资源价值量的概念及核算范围,对进一步理解几个指标间的关系非常必要。

1.GDP:是一个国家(或地区)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的最终成果,通俗讲就是常住单位通过生产活动新创造的价值总和。核算范围包括国民经济行业的农业、工业等19个门类35个行业,涉及社会生产的各个行业。

2.绿色GDP:在现有GDP的基础上,扣除资源耗减成本与环境降级成本之后的余额,它反映了一个国家或地区在考虑了自然资源与环境因素以后经济活动的最终成果。

3.GEP:是评估区域生态产品和服务价值的一个指标,指一定区域,生态系统为人类福祉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的最终产品与服务价值的总和,包括[2]供给产品价值(直接利用和转化利用供给产品)、调节服务价值(水源涵养、土壤保持、洪水调蓄、水环境净化、空气净化、固碳、释氧、气候调节、负氧离子)和文化服务价值(生态旅游)。

4.自然资源价值量:自然资源(土地、林木、水、矿产、海洋等)自身的价值。

二、绿色核算的重要性及实践

(一)绿色核算的提出

GDP是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与太空中的卫星能够描述整个大陆的天气情况非常相似,GDP能够提供经济状况的完整图像,帮助政策制定者引导经济向着主要的经济目标发展。但它也存在着不可忽视的缺陷:一是不能反映自然资源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和生态资源的巨大经济价值;二是不能反映经济增长方式;三是无法反映社会财富的总积累;四是不能真实反映社会成本。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与资源环境约束的矛盾日益突出,单纯的GDP指标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和批评,社会各界对建立绿色核算体系的呼声越来越高。

绿色核算体系指在国民经济核算中考虑资源环境因素,即将资源环境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目前世界上尚没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探索建立绿色核算体系对于建设人与自然命运共同体,建立资源节约型社会,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意义重大。

(二)绿色核算的浙江实践

从时间顺序来说,最早开展的探索研究是绿色GDP核算,其次是自然资源价值量的核算研究,最近也最受各界关注的是GEP核算。

1.探索研究绿色GDP核算。自从1987年联合国世界环境和发展委员会提出“可持续发展”概念之后,我国开始绿色GDP核算理论研究。2004年,原国家环境保护部与国家统计局联合成立绿色国民经济核算课题组,在浙江等10个省市开展环境污染损失的调查试点工作。原省环境保护局与省统计局联合对部分环境污染虚拟治理成本和环境退化成本进行估算。由于此项工作只能估算部分领域的环境减值损失,统计不全面,估价方法存在着争议,难以保证估算结果质量,且费钱费力耗时长,缺乏可推广性,此后我省没有继续开展此项研究。2006年公布的《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报告2004》成为中国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公开的绿色GDP核算报告,对全国环境退化价值、经环境污染调整的GDP进行了初步核算。受部门局限和技术限制,计算出的损失成本只是实际资源环境成本的一部分,即便如此,已核算损失占当年全国GDP的3.05%,环境形势严峻。

2.自然资源价值量核算研究还处在实物量表试编阶段。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任务。根据全国统一部署,先编制相对容易的实物量表,再编制较为复杂的价值量表。目前全国及省市两级仍在试编实物量表,不断完善现有编制制度,夯实基础数据;自然资源价值量核算尚停留在理论探索阶段。2018年底,湖州市和安吉县以国家开展县级编表试点为契机,率先组织开展森林资源资产价值量与生态服务功能评估,为编制林木资源资产价值量账户提供了理论基础与实践范例。

3.GEP核算。为积极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2019年1月,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关于支持浙江丽水开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的意见》,丽水由此成为全国首个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市。根据资料,2018年丽水GEP5024亿元,约为当年GDP总量的3.6倍。目前我省已出台全国首部省级GEP核算标准(陆域),印发GEP核算应用试点工作指南(试行),相比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提出的“到2025年,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制度框架初步形成”的要求,我省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工作已大幅走在全国前列。深圳盐田自行率先探索研究了城市GEP核算。

三、指标之间关系

GDP与绿色GDP、GEP和自然资源价值量几个指标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为便于理解,主要采用两两指标对比的方式进行分析。

(一)性质不尽相同

GDP和绿色GDP、GEP都是流量核算,即核算一定时期内经济活动或生态服务价值的累计发生额。自然资源价值量是存量核算,即核算某个特定时点上自然资源的价值量。

(二)GDP与GEP

1.概念定义、统计范围不同。GDP侧重于生产活动新创造的价值,是通过人类劳动新创造的价值;而GEP是生态产品和服务价值,自然生态产品的调节服务(如森林的涵养水源、土壤保持、固碳释氧、空气净化、气候调节等)并没有经过人类劳动。根据我省发布的GEP核算标准,两者范围重叠部分仅为生态农业和生态旅游相关行业创造的增加值,占我省GDP比重不超过20%。例如,工厂规模化养殖鸡鸭,其产生的价值纳入GDP,但不纳入GEP。而林间散养的鸡鸭,属于GEP中的供给产品;若有人类活动参与,则也属于GDP核算范围。再例如,完全人工搭建的游乐园,其产生的价值纳入GDP,但不纳入GEP。而依托自然资源的旅游业,如漂流,其产生的价值既纳入GDP又纳入GEP。

2.核算方法不同。GDP根据企事业单位的财务报表、部门统计数据等资料,采用生产法、收入法和支出法相互核算验证。基础资料清晰明确可核查可追溯,核算方法国际公认,核算结果公信力强。GEP中占比较大的调节服务是虚拟服务,实物量数据非实际测量得到而更多依靠公式及模型,价值量核算时更可采用影子工程法、替代成本法等多种方式确定资源环境价格,不确定性大,国际上存在的争议也很大。目前GEP核算方法尚未规范,核算结果科学性还不高,仍处于局部地区的探索研究与试编阶段。

3.两者的数值关系更多与区域主体功能区定位相关。在丽水等自然资源丰富地区,GEP一般会大于GDP;在市区等自然资源贫乏地区,GEP一般会小于GDP。两者直接相交部分占比不大,不存在简单的GEP与GDP转化关系。

图1  GEP与GDP的关系示意图(自然资源丰富地区)

图2  GEP与GDP的关系示意图(自然资源贫乏地区)

(三)GDP与绿色GDP

绿色GDP是基于GDP,对固定资产折旧、自然资源及环境资源的损耗进行扣减,考虑了经济要素和自然要素,考虑了经济成本投入与资源环境成本投入,考虑了经济生产要素的分配与自然要素的分配。

例如,一艘油轮触礁造成石油泄漏。这艘油轮的石油所代表的石油储量减少不会对GDP产生不利影响,为清除外溢石油而支付的工资和使用的设备还会使GDP增加。由于石油外溢造成的生态损失,如海洋哺乳动物和鱼类的损失、海洋生产力损失,GDP核算中也并不能反映。但在绿色GDP核算中,可以将减少的石油储量、生态损失考虑在内,更好反映经济增长的正面效应。

绿色GDP占GDP的比重越高,表明经济增长的正面效应越高,负面效应越低,反之亦然。此外,绿色GDP的计量单位在具体操作上更具有灵活性,可使用混合单位,即经济计量采用货币单位,资源环境成本的计量使用实物量单位。

公式:绿色GDP=GDP-固定资产折旧-自然资源损耗-环境资源损耗(环境污染损失)

图3  GDP与绿色GDP的关系示意图

(四)GEP与绿色GDP

GEP侧重生态产品及服务,绿色GDP属于GDP的一部分,是考虑资源和环境因素后的生产活动新创造的价值。两者的概念及核算范围差距较大,交集较GEP与GDP的更小。

图4  GDP、GEP和绿色GDP的关系示意图

(五)GEP与自然资源价值量

GEP是流量核算,是由生态系统[3]提供用以满足人类美好生活需求的最终生态产品及服务,有生命体的参与并且能被人类使用。自然资源价值量是存量核算,是自然资源资产自身的价值。

例如矿产资源。它的价值属于自然资源价值量核算范围,但不属于GEP核算范围,因为不是由生态系统提供,没有生命体的参与。再例如一片森林。2020年年底,森林里所有林木自身的价值属于自然资源价值量核算范围。2019-2020年,这片森林中生长且被人类使用的野生农产品属于GEP的供给产品;其提供的水源涵养、土壤保持、空气净化、固碳、释氧、气候调节等服务属于GEP的调节服务;若森林中还有农家乐,其产生的价值属于GEP的文化服务。

绿色核算前景可期,但路漫漫其修远兮。早期全国如火如荼开展的绿色GDP研究因为涉及领域众多、技术手段限制、资源环境估价困难等因素难以持续推进。在国际上,绿色GDP、GEP核算也主要在理论界进行研究,不同研究者从不同领域和不同视角提出一些理论方法,还没有取得理论到实践的突破。当前,在国内外生态系统核算理论研究不断深化、产权制度改革不断深入、实物量测定技术手段不断丰富的大背景下,浙江有责任积极探索研究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努力当好“重要窗口”建设先行者,力争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更为科学的绿色核算的浙江模板与浙江经验。

(核算处  张琦)


[1]GEP是否纳入以及如何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仍在探索研究中。

[2]全国层面GEP核算制度尚未正式建立,此处根据我省发布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技术规范-陆域生态系统。

[3]生态系统指由生物群落及其生存环境共同组成的动态平衡系统。生物群落由存在于自然界一定范围或区域内并互相依存的一定种类的动物、植物、微生物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