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法定主动公开内容 >> 工作动态
索 引 号: 12330000727183266J/2021-21249 主题分类:
发布机构: 省统计局 公开日期: 2021-07-28
文  号: 有 效 性:

王美福和王萍在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上半年浙江经济运行情况并答记者问

发布日期: 2021-07-28 14:33:34 信息来源: 省统计局 访问次数:

7月27日上午,浙江省政府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上半年浙江经济运行情况。省统计局总统计师王美福、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副总队长王萍出席发布会介绍经济运行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发布会由省委宣传部部务会议成员、省政府新闻办副主任骆莉莉主持。浙江日报、浙江卫视、浙江在线、浙江发布、浙江之声、新华社、都市快报、人民网等30多家媒体参加了发布会。





中新社提问:刚刚现场发布了上半年浙江经济主要数据,请问如何评价浙江上半年经济运行的总体表现?谢谢。

王美福:谢谢您的提问。从上半年的数据来看,浙江经济呈现同比增速高开高走、两年平均增速持续提升的发展态势。经济发展稳中加固、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特征比较显著。

第一,经济发展大盘比较稳固。上半年,浙江经济总量增长13.4%,这个速度比全国12.7%要高,从一季度的同比增速(19.5%)高位回落,主要是去年基数原因。如果把这个因素适当剔除,两年平均增长6.8%,比全国两年平均增速高1.5个百分点。所以经济大盘的基础稳中加固。

第二,经济增长的动能普遍提升。上半年,各个行业都呈现出了较快恢复增长态势,特别是制造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了17.6%,拉动GDP增长6.1个百分点。1-5月,服务业10大门类营业收入都实现了增长。所以今年上半年经济的增长动能是全面回升。

第三,要素效率不断提高。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全员劳动生产率27.1万元/人(折年),同比增长14.4%,2019年同期是24.7万元/人,所以劳动效率提升显著。要素中的研发投入,就是技术对经济的增长贡献也比较显著,规模以上工业当中研发费用支出增长40.2%,1-5月服务业当中的研发费用支出增长56.5%。资本利用效率也明显提高,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资金周转的天数同比减少,周转明显加速。能源效率也得到了明显改善,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单位增加值能耗下降4.9%,全社会能耗也呈下降态势。数字要素的效率也得到提升,上半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7.6%,占GDP的比重是11.5%,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5个百分点。

第四,均衡发展态势良好。从刚才的数字可以看到,上半年,二三产业几乎是同步推动着经济发展,第二、三产业增加值两年平均分别增长7%、6.9%,几乎是同步增长,分别拉动GDP增长的6.7和6.6个百分点。从区域角度来看,全省11个市的经济增速均达到或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山区26县工业、投资等主要指标,特别是丽水、衢州这些地方增长速度高于全省。动能增长比较均衡,高新制造的产能利用率84%以上,装备制造、战略新兴产业的产能利用都是83%以上,17个传统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也达到了83.3%,所以新旧动能产能利用率非常均衡。城乡发展也比较均衡,从城乡居民收入倍差来看,上半年是1.78,同比进一步缩小0.03。

第五,保持高质量发展的态势。财政收入稳定增长,企业利润较快增长,居民收入稳定增长。生态环境稳步改善。上半年Ⅰ-Ⅲ类水的省级断面达到三级以上的比例接近95%,空气质量优良天数也很多,PM2.5是26微克/立方米,空气质量非常好。社会总体稳定。

所以,今年上半年浙江经济增长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态势比较显著。当然,我们面临的困难和问题比数字反映的可能更多一些。当前世界疫情、世界环境、企业面临的困难都非常复杂,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性比较突出,所以我们一定要坚决贯彻党中央的决策部署,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情,我相信浙江一定能够交出一份高质量发展的高分报表。谢谢。


香港商报提问:想请问一下王萍女士。今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使工业品价格进入上行通道;同时猪肉价格大幅下行,对CPI的下拉作用明显。请问一下对于全年的通胀走势您是怎么看的?谢谢。

王萍:谢谢您的提问。今年以来CPI处于温和上涨区间,上半年我省CPI上涨1.3%,这个涨幅较去年同期的3.2%回落了1.9个百分点,这个数据也是创了2016年以来的近六年新低,比近十年来平均涨幅低了0.8个百分点。

展望后期,影响CPI走势的因素错综复杂,推动和平抑价格上涨的因素可以说是同时存在。从推动价格上涨的因素方面来看,主要有两点:第一,原油价格大概率维持高位运行态势。从需求端看,随着疫苗的普及,交通运输业是逐步走出困境,对原油的需求会有所修复。从供应端来看,OPEC+产油国前期都完成了减产配额,大部分国家都进行了超额减产来支撑油价,在疫情缓解之后,他们增产相对还是较为克制。另外从替代品方面,像页岩油企业因为今年资本开支较低,增产速度也是较慢的,所以石油替代品也难以快速弥补缺口。综合考虑供需两端,原油价格仍有上行的压力。第二,服务价格有一定的回升空间。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不断向好,餐饮、住宿、旅游的消费需求都会逐渐恢复,市场信心也是不断增强,再加上居民收入增速加快,服务价格将会有一定程度的回升。所以总体来看,考虑到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因素,服务价格有望保持小幅上涨。这是推动物价上涨的两方面因素。

平抑价格上涨的因素我们考虑有三点:第一,宏观经济保持稳定恢复态势,这个为稳定物价奠定了良好基础。今年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灵活精准、合理适度的货币政策,从信贷的投放来看也是回归正常化,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累计增量为17.7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3.13万亿元。继续实施减税降费政策,数字经济也全面提速,市场预期总体是稳定的,经济持续向好趋势明显,这些都是为稳定物价提供了较好的基础和条件。第二,民生商品供应充足,食品价格有下行空间。像鲜菜和鲜果这方面,随着生产条件进一步转好,市场流通逐步恢复,需求回归常态,鲜菜、鲜果等商品的供需矛盾也不断地缓和,价格下降的可能性较大。生猪生产也得到了恢复,全国和浙江生猪存栏已经分别恢复到了2017年末的99.4%和108.2%。下半年生猪的产能还将进一步扩大,所以猪肉从供给方面看,总体是宽松的,在全国不出现重大非洲猪瘟疫情的前提下,预计猪肉价格有望保持比较稳定的态势。再从水产品方面看,随着淡水鱼苗的不断成长上市,还有到8月底我们东海伏季休渔期结束后海水鱼大量上市,水产品价格或将迎来拐点。第三,上年翘尾因素的影响在减弱,价格波动趋于平稳。2020年浙江CPI前高后低的走势对2021全年翘尾影响约为0.1个百分点,比上年缩小1.4个百分点。

所以综合来看,虽然国际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加大了我国输入性通胀的风险,但是因为我们国内经济还是继续保持比较强的韧性,宏观调控也是松紧有度,市场的供求总体是平衡的,物价稳定的基础是扎实的,在没有突发的新的涨价因素前提下,我们预计全年的居民消费价格将呈现稳中略升温和运行的态势。谢谢。


浙江在线提问:请问上半年浙江民营经济表现如何,能否具体介绍一下?谢谢。

王美福:谢谢您的提问。民营经济是浙江经济的重要支撑,三分天下有其二。去年民营经济占GDP的比重大约是66.5%左右,总量已经超过了4万亿,特别是去年浙江出台了民营企业促进条例,条例实施以来,民营经济在法律的保障下,地方出台更多有利于民营经济发展的法律规章、政策举措,浙江民营经济得到了非常好的发展。今年上半年,从具体数据看,规模以上民营工业增加值两年平均增长11%,比面上高0.9个百分点,民营企业二季度产能利用率是83.4%,高于面上的82.9%,所以民营工业增长态势是比较好的。1-5月,民营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长36.8%,高于全省面上3个百分点。民营企业的出口占全省出口的比重达到了81%,同比增长27.5%,这个占比已经很高了,平常年份民营企业的出口占比在75%~78%。创业创新的氛围浓厚,上半年新注册的市场主体,民营企业占94%,到6月末,全省在册的市场主体达到了837万,其中,民营企业市场主体占96.6%,比2019年同期提高0.5个百分点。所以,整个上半年浙江民营经济都表现出增速加快、运行质量较好、充满活力、充满信心的鲜明特点。

我相信,随着浙江省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的进一步落实,民营企业会有更多更好的发展机会和发展环境。谢谢。


人民网提问:在刚刚发布的数据中我们看到,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14.6%,增长速度很快。能否介绍一下上半年浙江居民收入增长主要有哪些特征?谢谢。

王萍:谢谢您的提问。我们从数据方面来看,上半年浙江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0998元,比上年同期增加了3959元,同比增速是14.6%。从全国范围来看,浙江全体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全国的平均水平高出了13356元,居全国31个省(区、市)的第3位,仅次于上海和北京。我们14.6%这个增速在全国31个省(区、市)也是列第2位。从我们全省的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来看,分别是增长了13.9%和15.8%,这个增速也分别列全国31个省(区、市)的第2位和第5位。今年上半年主要是随着浙江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就业形势不断地向好,还有一些惠企政策、支农支小的政策,还有消费刺激政策等效果明显,所以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延续了一季度恢复性的增长态势。主要是呈现以下四个方面的特征:

第一,工资性收入恢复至常态增长。上半年,全省城乡居民工资性收入的增长分别是10.4%和16.1%,两年平均增长是7.5%和9.2%,与2019年的增速相比已趋于接近,增速恢复至正常区间。去年在疫情期间因为停工停产,还有一些劳动力外出工作,也都受到了影响,所以工资和奖金增长受到了影响,特别是像农村居民,他们主要是以计件、打零工等灵活就业的方式参与就业,对他们来说造成的影响更大,所以上年同期的工资收入增长是乏力的。但是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企业复工复产早,就业政策有效推进,城乡居民的就业面也恢复了,工资性收入就逐步回升,工资、奖金还有一些实物性的福利都较去年有了较多的增长。

第二,经营净收入有显著回升。上半年,全省城乡居民的人均经营净收入分别增长23.5%和18%,较上年同期分别回升了34.5和20.1个百分点。上年受疫情影响,居民的经营收入受到的冲击是比较大的,随着疫情的有效控制,也是受益于宏观经济的恢复,还有政策效应的显现,以及我们农业生产经营总体是向好的,居民的生产经营活动也是恢复了正常,还有加上“五一”假日效应,这些利好因素叠加,居民的经营收入是显著地回升。

第三,财产性收入增长亮眼。上半年,全省城乡居民人均财产收入分别增长24.9%和16.6%,两年平均分别增长11.8%和13%,这是超过了历年的平均水平,可以说增收表现是亮眼的,对居民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也是越来越大。财产性收入的增长受去年的低基数影响,还有得益于我们现在投资大环境的改善,还有居民理财意识的增强。像我们城镇居民的投资多元化,还有全省人口的净流入也有利于房屋的出租。农村居民这块,像金融助农,还有盘活集体资产政策的实施等,这些都有利于居民财产性收入的增长。

第四,转移净收入平稳增长。上半年,全省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分别增长9%和9.5%,这个较上年同期,城镇回升了1.2个百分点,农村回落了7.6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分别增长8.4%和13.2%,实现了平稳的增长。我们看待这个平稳增长从政策层面来看,疫情期间主要是加大了一些困难补助、失业补助,还有生产性补贴和社会救助等政策性补助,使得上年的居民转移性收入保持了较快的增长,特别是农村居民享受到一些阶段性的、有针对性的惠农助农政策又比较多,所以农村的转移净收入增速相对较快。今年随着疫情的稳定,政府针对居民的养老金、离退休金的政策还是维持正常的增长机制,但是那些阶段性的、有针对性的一些补助政策逐渐退出,这样我们居民的转移净收入由快速增长转向平稳增长。

总体来看,在全省经济运行保持稳定的恢复,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背景下,全省的居民收入上半年延续了一季度的恢复性增长态势,但是同时我们也看到,国际政治经济环境还比较复杂,国际疫情仍不明朗,我们国内经济的恢复也尚未完全,再加上去年下半年以来居民收支各项主要指标的数据是逐季回升的,所以我们预计后期全省居民收入的增速会有所回落。谢谢。


FM95浙江经济广播提问:数字经济作为浙江的“一号工程”,在今年上半年浙江交出的经济高分报表中有哪些亮眼的表现?谢谢。

王美福:谢谢您的提问。咱们都关心浙江几张金名片的情况,民营经济是浙江的金名片,数字经济也是浙江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金名片。最近几年,浙江省把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加快推进发展,今年,省委又作出了数字化改革的决策部署,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的进程不断加快,数字经济发展也取得了积极的成效。这几年来,数字经济一直是引领浙江经济的主要动力,我们刚刚完成了对去年全省数字经济核心产业的核算,据初步核算的结果,去年全省数字经济核心产业的增加值突破7000亿,达到了7020亿元,占GDP的比重是10.9%,比上一年提高0.9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数字经济依然保持着较好的增长态势,据初步核算,今年上半年浙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3960亿元,接近4000亿元,同比增长17.6%,占GDP的比重提高到了11.5%,比去年同期提高1.5个百分点。数字产业加快推进,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制造业增加值两年平均增长18.5%,比规上工业两年平均增速10.1%高出8.4个百分点。高新技术、装备制造、战略新兴产业、高技术这些以数字经济为主体的产业增长都比较快,都高于面上增长。数字经济投资的两年平均是增长22.9%,比面上高13.7个百分点。新产品的产值增长38.6%,新能源汽车、集成电路等产品,就是“三新”产品增长都很快,新能源汽车增长2倍多,集成电路增长60%以上。智能产品的消费也保持着非常快的速度,我们通过规模较大企业的批发零售企业来观察,可穿戴智能产品两年平均增速超过40%,非常之快,整个消费也是恢复加快、稳中提高。

浙江数字经济促进条例今年出台实施,浙江数字经济通过地方立法,在全方位、系统性地推进。我相信,浙江数字经济依然会保持较快增长的态势,依然是浙江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依然会是推动浙江高质量发展的金名片,是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重大增长点。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