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 12330000727183266J/2021-21058 主题分类: 统计
发布机构: 省统计局 公开日期: 2021-06-12
文  号: 有 效 性:

​“三农”发展新篇章 乡村振兴新征程——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浙江经济社会发展系列报告

发布日期: 2021-06-12 09:45:51 信息来源: 省统计局 访问次数:

“务农重本,国之大纲。”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来,党中央始终把解决“三农问题”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发布了23个以“三农”为主题的中央一号文件,着力推动农业农村改革,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乡村振兴战略,持续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过程曲折艰辛,成就举世瞩目,极大地支撑了中国经济的腾飞。浙江积极响应中央号召,农业农村改革创新走在前列,持续加大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力度,有效推进农业现代化和新农村建设,走出了一条具有鲜明浙江特色的“三农”发展之路,农业生产、农民生活、农村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乡村振兴迈入新征程。

一、百年历程

浙江地处我国东南沿海,长江三角洲南翼,四季分明,气温适中,光照充足,雨量充沛,农林牧渔业发展自然条件较好。新中国成立前,由于落后的生产关系制约,农业生产极度低下,农民生活困顿窘迫。新中国成立以后,历经“土地改革”和人民公社体制,浙江农业生产力获得一定解放,农村经济得到一定恢复和发展,但也走过一段曲折的道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一系列农业农村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农业生产力获得了空前解放,农村经济社会发生重大转变,新农村建设蓬勃向前,农村居民生活实现了从温饱到全面小康的历史性跨越,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迈入新时代。回顾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来浙江“三农”发展之路,大致可分为7个阶段。

(一)农业农村发展滞缓衰弱阶段(1921-1949年)

新中国成立前,浙江农业十涝九旱,靠天吃饭,广大农村长期处于原始封闭状态。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领导带领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但在生产力水平低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制度下,农业农村发展滞缓。即使在经济发展的高峰时期,全省农业总产值也仅为20.7亿元,粮食年产量701.5万吨,棉花4.99万吨,蚕茧6.82万吨,茶叶2.46万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由于日本侵华战争和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浙江脆弱凋零的经济又遭到严重破坏。根据1948年出版的《浙江经济年鉴》记载:“本省农业几呈支离破碎,徒具残余之躯壳”。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经济已濒临崩溃边缘,农业生产锐减。农业总产值13.9亿元,粮食总产量430万吨,棉花0.68万吨,络麻0.96万吨,蚕茧1.05万吨,分别只及新中国成立前历史最高年份的67.3%、61.3%、13.6%、29.0%和15.4%。农民人均纯收入47元,人均生活消费支出51元,入不敷出。

(二)农业农村恢复生产阶段(1950-1957年)

新中国成立初期,浙江百废待兴,尤其是粮食短缺成为当时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根据当时实际情况,中共浙江省委决定将工作重点放在农村,把搞好农业生产作为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采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恢复农业生产。在农村,有准备有步骤地开展土地改革、互助合作和农业合作化运动,解放农村生产力。相机适时开展农田基本建设,推进耕作制度改革。

1952年,浙江粮食产量达到700.8万吨,恢复至抗战前最高水平,基本保障了全省人民吃饭问题,为有计划地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提供了基础物质条件。从1953年起,浙江由缺粮省变为余粮省,开始向国家提供商品粮。1953-1957年,全省征购粮食1213.1万吨,净调出粮食232.2万吨,有力地支援了全国。1950-1957年的社会主义改造时期,是浙江农业发展较快、也是发展较好的时期之一。农林牧渔业总产值年均增长9.4%,其中林业、牧业、渔业发展更快,年均分别增长17.7%、10.5%和23.4%。

(三)农业发展波折起伏阶段(1958-1978年)

为尽快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经济建设中出现急躁冒进倾向。1958年,“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给此后三年浙江经济带来严重困难,农业生产水平全面下滑。农林牧渔业总产值从1958年开始连续4年下降,最低点1961年的产值比1957年下降25.8%。1960年秋冬,浙江省委认真贯彻中共中央提出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恢复国民经济的八字方针,从本省实际出发,调整农村生产关系和经济政策,采取一系列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措施,使浙江农业生产特别是粮食生产迅速走出低谷。1966年,浙江省粮食亩产超过400公斤,提前1年实现《全国农业发展纲要》指标,棉花和生猪提前3年实现《纲要》指标,成为全国第一个上《纲要》的省份,标志着浙江农业生产登上了新台阶。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浙江农业发展又一次经历大波折,农业生产长期波动起伏、徘徊不前。1967和1968年,粮食生产下降,总产量分别比1966年下降7.5%和3.7%;生猪年末存栏量分别下降6.4%和7.5%。1969-1973年是浙江农业发展相对稳定阶段,其中,1972年,粮食生产和经济作物都创造了历史最高水平,粮食总产量达到1290万吨,比1966年增长27.4%,粮食年亩产达到541公斤,成为全国第一个粮食亩产超“千斤”的省份。由于“反击右倾翻案风”,农业发展又一次遭到严重破坏,1974-1976年,农业生产连年减产,从粮食自给有余变为不能自给。与1972年相比,粮食年均产量下降6.9%,油菜籽下降12.0%。1977-1978年,浙江农业进入恢复发展时期。与1976年相比,1978年浙江农林牧渔业总产值增长21.6%;粮食总产量达到1467万吨,增长22.6%,粮食亩产628公斤;生猪年末存栏1335万头,增长23.0%;水产品产量87.5万吨,增长12.6%;农民人均纯收入165元,增长近1倍。

(四)农业农村改革突破阶段(1979-1991年)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发展农业的一系列政策措施,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掀开了农业农村发展新篇章。1982年,农村家庭承包责任制在浙江全面推行。1984年,全省近36万个生产队实行了“双包”责任制,当年全省粮食总产量1817万吨,比1978年增长23.8%,创历史最高水平。随着农业生产的迅速发展和劳动生产率的不断提高,以乡镇企业为代表的农村二、三产业迅速崛起。1991年,全省乡镇企业51.4万家,总产值突破千亿大关(1002亿元),是1978年的7.3倍,实现利税总额57.7亿元,是1978年的10.5倍。

1991年,农业产值占农林牧渔业总产值的59.8%,比重比1978年下降17.5 个百分点,林业、畜牧业、渔业比重分别上升1.8、6.7和9.0个百分点;全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211元,比1978年增长6.3倍,年均实际增长10.6%;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027元,恩格尔系数由1980年的60%降至51.2%。

(五)农业农村改革市场化阶段(1992-2001年)

1992年,党的十四大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标志着改革开放进入新阶段。浙江在全国较早推行“两田制”(口粮田和责任田),实行“两田制”的耕地占57.7%。1998年,开展为期3年的第二轮土地承包工作,承包期延长30年不变。2001年,浙江率先实行粮食购销市场化改革,全省粮食、油菜、生猪和家禽优质品率分别达到90%、93%、58%和65%以上;“粮经”播种面积比由1998年的77:23调整为62:38,产值比由1998年的49:51调整为31:69,种养业产值之比由51:49调整为48:52。

随着农产品市场调节机制的全面确立,农村劳动力转移速度加快,农民收入渠道不断拓宽。2001年,全省农业劳动力985万人,占农村劳动力的45.4%,非农劳动力比重54.6%,比1991年的38.1%提高16.1个百分点。2001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4582元,比1991年增长2.8倍,其中占七成的收入来自各种劳务和家庭经营等非农收入,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进一步降至41.6%。据国家统计局制订的农村小康标准,浙江农村居民物质生活水平提前基本实现小康。

(六)农业农村改革全面深化阶段(2002-2012年)

2002年,党的十六大提出全面建设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目标,农业农村改革全面深化,以“多予少取放活”为指导方针,实现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战略转变。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期间提出的“执政为民重‘三农’、以人为本谋‘三农’、统筹城乡兴‘三农’、改革开放促‘三农’、求真务实抓‘三农’”重要思想,浙江聚焦城乡统筹一体化发展,夯实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大力发展高效生态农业,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2000年开始,浙江百强县数量稳居全国第一,2003年开始,百强县数量保持30席。

一是全面开展农村税费改革。2002年,浙江率先停征农业特产税,同时废除村提留、乡统筹等税费。2005年,全面免征农业税。至此,延续二千多年的“皇粮国税”历史宣告终结。

二是扎实推进现代农业发展。大力推进农业结构战略性调整,推广农业标准化建设,发展设施农业、循环农业、精准农业、休闲农业、有机农业等高效生态现代农业模式。2012年,全省新增粮食生产功能区1330个,面积111万亩;建成11个省级现代农业综合区,41个省级主导产业示范区,122个省级特色农业精品园;全省农业机械总动力2588万千瓦。

三是高度重视农村公共事业建设。因地制宜先后推出“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欠发达乡镇奔小康工程”、“千万农民饮用水工程”等十大工程,推动了农村公共事业全面发展。农村环境大为改善,城乡一体公共服务网络不断扩展,农村九年制义务教育全面实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实现全履盖。2012年,全省完成环境整治村3600个,启动培育建设中心村377个,受益农户120万户;农村生活垃圾集中处理率达93%,农户家庭卫生改厕率达78%,六成以上村庄开展生活污水治理,近九成的村庄环境得到有效整治。

(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阶段(2013年至今)

党的十八大确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党的十九大把乡村振兴提升到战略高度,为新时代做好“三农”工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浙江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萌发地,也是践行习近平关于“三农”工作重要思想的先行省份,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坚定不移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坚定不移深化“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扎实推进美丽乡村建设,有力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乡村振兴率先发力。

一是以产业振兴为重点,全面加快农村产业融合发展。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高效生态高质为导向,完善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推进农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据测算,2013—2018年全省农业现代化发展水平综合评价得分分别为73.2、77.6、80.8、83.1、85.1和86.8,逐年稳步提升。

二是以人才振兴为支撑,全面提升农业科技创新水平。深入推进创新强省、人才强省建设,推动乡村人才振兴。2020年,培训农村实用人才11.3万人,高素质农民1.2万人,普及性培训40万人次。

三是以文化振兴为基础,全面塑造淳朴文明良好乡风。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以农村文化礼堂为主阵地,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发挥精神文明建设的引领力、凝聚力和推动力作用,推动乡村文化振兴。2020年,全省在建省级历史文化(传统)村落重点村132个、一般村617个。共建设省级以上传统村落1042个,其中国家级传统村落636个,数量位居全国第四。

四是以生态振兴为导向,全面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格局。以绿色发展为引领,以“千村精品、万村景区”工程为龙头,推动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全面提升生态宜居农村环境,打造现代版“富春山居图”。创建浙江省新时代美丽乡村5135个,累计创建11290个;新时代美丽乡村示范县11个、累计45个,美丽乡村示范乡镇100个、累计500个,特色精品村300个、累计1500个。

五是以组织振兴为保障,全面推进乡村自治法治德治体系。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加快构建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2020年建设省级善治(示范)村2028个,累计建成6036个。依托“基层治理四平台”构建基层社会治理体系,推动实现力量下沉,全省90个县(市、区)派驻乡镇(街道)综合执法人员9448人、市场监管人员8993人,乡镇(街道)“基层治理四平台”办理事件1835万余件。推进村(社)网格治理工作,共划分网格6.1万个,配备专兼职网格员33万名。“雪亮工程”视频监控建设已覆盖2万多个农村,覆盖率达100%,联网率100%,有力提升农村地区治安防范能力。

二、辉煌成就

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来,浙江人民求真务实、勇于创新、敢于实践,农业生产从传统到基本实现现代化,农民生活从温饱到实现小康,农村面貌从“千万工程”到美丽乡村建设,走出了一条具有浙江特色的富民强省之路。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总书记“三农”思想的指引下,浙江“三农”发展全面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坚持干在实处永无止境、走在前列要谋新篇、勇立潮头方显担当,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扎实推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谱写辉煌新篇章。

(一)稳产保供,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显著增强

100年来,浙江农村生产力不断解放,农业农村基础设施投入持续加大,高效生态现代农业发展加快推进;“粮食生产功能区和现代农业园区”建设成效显著,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市场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明显提升,乡村经济呈现勃勃生机。2020年,全省农林牧渔业总产值3497亿元,是1949年的251.2倍,是1978年的53.2倍,1978-2020年年均增长4.0%(按可比价计算,以下同)。其中,种植业1594亿元、林业189.6亿元、畜牧业472.6亿元、渔业1130.6亿元,分别是1945年的140.6、252.8、301和4348.6倍,分别是1978年的31.4、95.3、50.2和324.9倍,1978-2020年分别年均增长2.4%、4.7%、1.5%和6.5%;农林牧渔服务业110.2亿元,是2003年的5.9倍,年均增长8.1%(见图1)。

图1      1949—2017年全省农林牧渔业产值情况(亿元)

浙江围绕建设高效生态农业强省、特色精品农业大省目标,以农牧结合、农林结合、循环发展为导向,以主体功能区规划和优势农产品布局规划为依托,不断优化农林牧渔业产业结构,加快发展绿色农业。农、林、牧、渔业比重分别由1949年的81.5%、5.4%、11.3%和1.9%,调整为1978年的77.3%、3.0%、14.3%和5.3%,2020年的45.6%、5.4%、13.5%和32.3%,2020年农林牧渔服务业比重3.1%。

1.粮食油料稳产保供,经济作物提质增效。粮食综合生产能力不断提高,向规模化、集约化发展,农业“三新”不断涌现。2020年,粮食播种面积1490万亩、总产量605.7万吨,均创近五年新高,比上年分别增长1.6%和2.3%。聚焦发展现代农业,深入实施农业“12188”工程,积极发展蔬菜、水果、食用菌、花卉苗木、茶叶、中药材、蚕桑、竹木、畜牧、水产养殖等农业主导产业,农业生产结构不断优化。“菜篮子”工程提质增效,蔬菜产量跃居农产品产量首位,果蔬生产向精细化、集约化方向发展,产品产量倍增。2020年全省油料、茶叶、蔬菜(含食用菌)和水果总产量分别为32.1、17.7、1945.5和755.3万吨,分别是1978年的1.5、3.0、19.4和51.7倍。

2.林业经济创新发展,自然生态保护加强。深入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全省森林覆盖率从1979年的36.4%提升至2020年的61.2%,居全国前列。2020年,完成造林更新面积57万亩,完成新植珍贵树2235万株。建成一村万树示范村430个、推进村3616个。81个乡镇创成省森林城镇,实现省级中心镇创建“省森林城镇”全覆盖。共创成国家森林城市18个,省森林城镇649个。

3.畜牧养殖转型升级,区域规模布局有序。在完成现代生态循环农业发展试点省建设的基础上,打出“五水共治”组合拳,有序调减畜牧业生产,优化养殖区域布局和规模结构。2020年,全省猪牛羊肉总产量57.8万吨,是1978年的1.4倍。已开工建设万头以上规模猪场157个,设计出栏792.7万头,其中新(扩)建10万头以上商品猪场41个,万头以上商品猪场102个,母猪场14个。

4.渔业生产提质增效,捕捞养殖合理发展。坚持实施渔场振兴修复行动,积极创建海洋生态建设示范区,加强海洋保护和修复,优化东海渔业资源利用。持续开展“一打三整治”行动,促进渔民转产转业,保障渔民切身利益;加强海洋生态综合治理,打造“平安渔场”,注重海洋生态环境改善,加快水产养殖绿色发展,促进渔业产业可持续发展,重现“海上粮仓”盛景。2020年,水产品产量615.4万吨,是1949年的86.7倍,是1978年的7.0倍,其中海水产品476.8万吨,淡水产品138.6万吨,分别是1978年的5.8和23.8倍。

(二)创新驱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明显

100年来,浙江注重要素投入,发挥市场经济在配置农业生产资源、组织农业生产上的导向作用,推动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农业劳动效率不断提高,农业科技化、机械化和信息化水平明显提升,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明显。

1.产业兴农,适度经营。推进农业集聚发展,促进农业转型。持续提升粮食生产功能区和现代农业园区建设水平,大力开展高标准农田建设,着力打造农业集聚区和特色农业强镇,农业产业基础不断增强。2020年,全省累计建成粮食生产功能区10544个、面积810万亩;累计创建省级现代农业园区69个、特色农业强镇113个,省级特色农产品优势区68个,建成单条产值10亿元以上的示范性农业全产业链80条。

2.科技兴农,转化成果。以科学精神建设和发展新农村,大力组织实施品种优化工程与技术更新工程,充分发挥农业科研院所作用,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全面推广农业新技术新设备新管理。2020年,浙江农业科技贡献率达65.2%。

3.绿色兴农,保护生态。深入实施化肥农药减量增效行动,推广有机肥、生物农药、绿色防控等技术应用。2020年,全省化肥、农药使用量分别为69.6和3.7万吨,比上年分别下降4.0%和5.2%,比全国提早7年实现“零增长”。

4.信息兴农,提振消费。加快推进“互联网+农业”,实施农村电子商务增效行动,积极构建农产品网络销售和农民网络消费服务体系,有效增加农民收入,不断提升农村消费水平。2020年,全省网络零售额22608亿元,比上年增长14.3%;其中,按商务部同口径测算,农村网络零售额9671亿元,占42.8%。全省拥有活跃的涉农网店2.4万家,农产品网络零售1121亿元,比上年增长33.0%。网络零售额超过千万的电子商务专业村1970个,电商镇316个,“淘宝村”1757个。

5.创新兴农,融合发展。农村美丽经济蓬勃发展,产业集聚平台加快建设,区域特色块状经济发展迅速,休闲农业、乡村旅游等新产业新业态方兴未艾,引领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2020年,全省创建省级休闲乡村55个、省级农家乐集聚村60个,累计打造中国最美休闲乡村60个。农家乐特色村1037个,特色点1510个,经营户2.2万户,从业人员42.8万人,其中农民从业人数34.3万人。全省休闲农业总产值435亿元,其中农副产品销售收入100.3亿元,接待游客2.5亿人次。

(三)纵横联动,城乡统筹一体化协调发展

100年来,浙江大力实施统筹城乡发展方略,把加快农村社会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着力在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体制机制改革和城乡联动等方面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城乡统筹和谐发展成效显著。

1.基础建设扎实推进。加快农村交通网、供水网、供电网、信息网、流通网等基础设施网络建设,基本社会服务不断向乡村延伸,公共服务品质不断提升。2020年,农村公路里程10.9万公里,占全省公路里程的88.8%,农村公路密度103.7公里/百平方公里,农村等级公路比例100%,2020年完成农村公路建设改造提升1.3万公里。所有村实现通电、通电话,农村电视综合覆盖率99.8%,农村广播综合人口覆盖率99.8%。光纤网络、4G网络行政村覆盖率分别为99.98%和99.98%。累计建成5G基站超6万个,建设规模领先全国,5G网络向农村地区延伸,推进农村网络高质量发展。饮用水达标人口覆盖率已达95%以上。

2.农村改革全面深化。以改革试验区为平台,协同推进点面结合,农村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较好进展。“三位一体”农合联改革稳步推进,全省形成了由省农合联、11个市农合联、84个县级农合联、961个乡级农合联组成的农合联组织体系,6.6万个会员参加了各级农合联,较规范的涉农主体基本实现全纳入。

3.城乡联动拓宽空间。坚持新型城市化和新农村建设双轮驱动,优化城乡布局,加快城乡一体化进程,推进城乡区域深度融合,城乡协调发展优势更加凸显。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聚焦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进一步放开放宽城市落户限制。2020年,全省全年共办理省外迁入28.1万人,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134.0万人。随着城乡一体化融合发展持续推进,收入分配格局不断优化,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倍差逐年缩小。2020年,全省城乡居民收入比为1.96,已连续8年呈缩小态势,自1993年以来首次降至2以内,为城乡统筹一体化加快推进迈入新发展阶段注入了新动力,也为共同富裕打下了坚实基础。

(四)全面小康,农村居民生活品质全面提升

浙江坚持以人为本,把富民作为重要着眼点,持续提高农民收入水平,扎实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着力提升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农村居民获得感幸福感明显增强。

1.农民收入持续快速增长。大力实施助农增收行动,加快转变农民增收方式,农民收入实现持续较快增长。2020年,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930元,比上年增长6.9%,扣除价格因素增长4.0%,是1949年47元的679倍,是1978年165元的194倍,绝对值连续36年居全国省区第1位。

图2  1978—2020年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情况

在收入持续增长的同时,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明显改善。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由1949年的51元、1978年的157元增至2020年的21555元。恩格尔系数由1978年的59.1%降至2020年的32.3%。消费领域从物质消费逐步向文教娱乐、休闲旅游、医疗保健等拓展。

2.美丽乡村建设深入推进。积极实施美丽乡村建设行动,全面推进镇村规划布局优化,深入促进美丽宜居示范村、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和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同步推进农村生活、生态环境整治。累计启动创建省级美丽宜居示范村1477个,其中2020年启动创建202个。11镇34村被列入建设部公布的全国美丽宜居示范镇村名单,总量居全国第一。

3.公共服务均等化日益完善。着力实施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行动计划,加快构建配置合理、功能完善、便捷高效的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体系。现有国家级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试点27个、省级试点27个,覆盖60%县(市、区),实现中心全覆盖,实践所、站覆盖率70%。500人以上的行政村建成文化礼堂17000余个,送戏下乡2.16万场、送书下乡290万册、送展览讲座16193场、组织文化走亲活动1592次。建成农家书屋25335家。 社会保障水平不断提高,全面建立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和基本医疗保障体系。2020年,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参保1144万人,其中60周岁及以上领取养老金老人534.5万人,2020年新增首次参保人数21.02万人,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165元。全省户籍人口基本医疗保险参保率99%以上。城乡一体化义务教育保障机制加快建立,在全国率先基本普及学前三年到高中段的十五年教育,率先实现城乡免费义务教育。所有县(市)都已建成至少一所二级甲等以上医院。

4.扶贫惠农强农成效明显。认真贯彻落实中央扶贫开发战略,不断创新精准扶贫方式,先后实施欠发达乡镇奔小康、山海协作、百亿帮扶致富建设等扶贫工程,有效地促进了低收入群体的增收致富。2015年浙江率先消除低收入农户家庭人均纯收入4600元以下贫困现象,2016年低收入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万元大关,2020年增至14365元。年家庭人均收入8000元以下情况全面清零。建立健全城乡低收入居民收入增长长效机制,逐年提高低保标准和最低工资标准。2020年,全省城乡低保标准平均达886元/月,最低月工资标准由2012年的1310元增至2017年的2010元,确保城乡低收入群体共享改革开放发展成果。

“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100年众志成城,100年砥砺奋进,100年春风化雨。我们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习近平“三农”思想为指引,大力弘扬红船精神和浙江精神,坚定不移沿着“八八战略”的路子走下去,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围绕“重要窗口”建设,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走在前列,高水平推动农业农村现代化先行,率先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

(农业农村处  吴圣寒)